首页 > 资讯 > 正文

里峪行

资讯作者:田树云(泰安二中老师)2017-04-09
[导读]里峪,一个古老又年轻的山村,希望她将来更宁静,淳朴,一如既往地走在时光的河里。
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里峪行       

    在本该是阳光明媚的春天,我们却看到了重重雾霾下的里峪。这个山坳里的小村,最近名声大震,招惹来了不少的城里人,他们三三两两,穿行在古朴山村的大街小巷,山坡地头,他们是地地道道的闯入者,呼朋唤侣,喧宾夺主,使养在深闺多年的,小家碧玉般的里峪村一夜之间变得风尘了不少,这是出名的代价,小村在一夜风流之后,彻底失去了宁静的本我,山外人操着五花八门的语言,带来了各种各样的理念与习气,里峪村上千年淳朴的民风危险了,看来要大变了。      
    和泰山其他山谷一样,这里的景色宜人,到处山花烂漫,树木葱绿 在这里,春天里开放的果木花像捉迷藏一样盛开在一些意想不到的地方,时常给我们带来惊喜。阴风阵阵,细雨濛濛下的各色花朵,在淫威下绽放,让我突然想到了庞德的名诗《巴黎地铁站》,湿漉漉的花朵染满尘土,花容失色。但本质上依然是各种不同的花。这里的桃花艳而丽,梨花素而洁,李子花娇而俏,苹果花红白匀实,艳而俏,杏花早已落去,树上坐满嫩纽儿,山楂花含苞待放,在等待自己登场的日子。我更喜欢山路边的野花,大都叫不上名字,五颜六色,与果树花相比,她们更缺少功利性,不为伊人,只为自己,向隅而生,这是一种看透一切的智慧,当我们没有能力做炫耀枝头的花朵时,就老实在田间地头做最好的自己吧。    
     在里峪还有一棵几百年的皂角树,躲在一个破旧的农家院里,和村后那几棵快成精的核桃树,共同写就了这个小村的历史,无可奈何地看着山村巨变,浑浊的目光会从村中的小河边收起来,起风的时候或许,还能听到他们吱呀吱呀的叹息声。和他们一同老去的是村子的老人,青壮年离开了里峪,去追求外面的精彩,家中剩下了这些老人和这些古树一样孤独终老。他们留守在这里,看着来来往往的和自己不相干的城里人,无可奈何的想着自己在远方打拼的亲人,里峪并没有能力把他们留下。    
     里峪,一个古老又年轻的山村,希望她将来更宁静,淳朴,一如既往地走在时光的河里。

打印

其他资讯文章

消息

返回顶部